变老之后,休闲怎幺就只剩下棋、爬山和溜狗?

时间:2019-12-07 作者:

 

大年初五,我和妈妈去逛了高雄一个改建自老企业厂房的新商场。虽然说是崭新的商场,但那空间并不会让人有被逼着花钱的感觉,就连书店都规划了无数张座位,好像怕你不坐下来看书消磨似的,是个能优雅地什幺也不做的地方,像个摩登的发呆亭,还附赠一个老少咸宜的生鲜市场。

其实改造自老仓库旧厂房、主打新生活文化的消费空间比比皆是,为什幺这新商场却给我特别不一样的印象?我思考了好几天,发现似乎是人的关係,相较于我自己最常出没的华山和松菸,在这新商场里有更多带着小小孩或大小孩的家庭,也有不少结伴成行的中老年人。

为什幺有这种现象?简单想一下就能推测出很多种可能,像是双北的年轻人口多于高雄、商场的定位和锁定的消费者角色不同,或是逢年过节正好是家庭出游的时间等等。不过在真正的原因被找出来之前,我却又由此衍生出另外一个念头。想来年轻人在都市里总是不缺玩耍的地方,而中老年人在多数的休闲场合中,与其说是去放鬆的,不如说更像被设定成年轻人的附庸角色,像是陪孩子逛街、帮他们付钱买展览票等等,究竟长辈们想玩乐时都去哪里呢?

稍微和身边的朋友讨论了一下,只要问起「家里的长辈有哪些休闲活动」,大家的回答不外乎都围绕着「下棋、爬山、泡汤、运动、溜狗、种菜种花」,好像一进入中老年就自动和城市绝缘。但真的是因为他们只喜欢依山傍水的安静所在吗?还是有另一个可能,就是这都市里的娱乐空间并没有考虑到中老年人,让他们即使想留下也没有选择?

说起来,我们对老年生活的想像力或许都太过贫乏。老人就爱穿老人衫、烫老人髮型、去老人多的公园甩手做运动,举凡食衣住行育乐,我们几乎完全靠刻板印象在想像老年人的生活,彷彿老去和自己毫无瓜葛,却忽略了一件事:有一天,我们都会老的,难道老后都只能像这样贫乏地活着吗?

当然也有人反驳,「老人家们认为能吃饱就是福了,自然对娱乐的需求也不会多太多」,但看看我们已迟暮的父母都已经是有余裕享受生活的人了,在他们年老后过的日子,也只能塞进那个从来没进化过的老者想像中吗?

也许我们不只怕死,更怕变老,所以对老年生活的想像力才会这幺匮乏。就像每次逛街时我妈总会在旁边照着镜子嚷嚷「看到自己这张老脸就觉得讨厌」,而每一次我都只是一笑带过,觉得自己的年轻力壮可以持续一辈子。因为想像老去的样子实在是太恐怖的一件事,于是就这样选择性遗忘妈妈曾经是少女,而我也有一天会变欧巴桑。

甚至我们也很少把长辈当成单独的个体,只记得他们是爸爸、妈妈、爷爷、奶奶和外公外婆时为孩子牺牲奉献的模样,却对他们身为独立成人时的生活方式一点概念也没有,不知道当孩子不在身边时他们都怎幺度过,自然也只能预期长辈们最爱「下棋、爬山、泡汤、运动、溜狗和种菜种花」。

幸好老人的娱乐,儘管台湾多数人的反应仍迟钝,这世界上还是有其他人在意的。据说英国曼彻斯特和日本筑波市都已经推出「给70岁以上长者」的公园,美国的非营利儿童组织KABOOM!和健康照护组织Humana也打算携手在全美设立50座以上的高龄者游乐园,公视的独立特派员也介绍过芬兰和以色列的老人游乐场,日本的长野县甚至推出「鹤与龟(鹤と亀)」免费地方报,报纸内容都是乡村阿公阿嬷的酷帅生活。

当然,并不是规划出「专属老人的空间」,将长辈们聚集在一起,就代表对老后生活有丰富的想像。关心老人并不代表歧视老人,即使是老了,也仍是有血有泪、有各种喜与恶的人。如果要我想像自己的老后生活,当然希望我能拥有的娱乐仍然多采多姿,即使不想玩也是因为我爽我开心,而不是因为谁「从没想过老人也可能喜欢」,而失去那些选择。

 

围观: 323次 | 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