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脸小花猫 ■张俐丝

时间:2019-12-07 作者:

 

听完兰蒂的话,我大概又问了一些问题,于是把我将要做的方案和他们探讨了一番。首先,我打开了脸书,找到吉米的户头,列印出来吉米的出生年月和照片,再找到吉米的专栏「美好时光」,列印出所有他在里面吹嘘的那些摧花造孽的事迹。接着,我让兰蒂的先生回家去,同时我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,我向警察局总结了吉米犯的三项罪行,并用邮件发了所有的证据去证实他的罪证。第一,他一个十九岁的成年人到一个十三岁的未成年女家过夜,存在着强姦未成年少女的可能。第二,他一个无家可归者,未经房主的同意,私自强闯民宅。第三,当房主怀疑他私自住在他家时,他不出来面对,反而还躲了起来。

员警听到了我的报案立刻出动了六辆警车,带了搜索票包围了兰蒂的家。粗略地搜索了一遍,并没有找到吉米,于是员警勤务中心向我即时汇报说找不到人。我在电话中向员警说,当初我的当事人兰蒂第一次翻遍女儿房间也没有找到吉米,所以一定是藏起来了。于是员警开始了详细地毯式的搜查,发现吉米把自己吸在床底下,只有翻开床垫才可找到他。找到了吉米后,员警把他和姗蝶隔离问话。但是,无论员警怎幺问他们,他俩人都异口同声说绝对没有发生性关係,员警只能用第二条,即强闯私宅,要把吉米逮捕。于是姗蝶央求她爸爸出面以不逮捕吉米,来换回了兰蒂的回家许可。

兰蒂终于可以回家了。而经过我们努力后,兰蒂虐待儿童的案子终于改判为「不当管教儿童」的警告。不过,兰蒂在被捕时大声辱骂员警,还是被罚了五千元冷静室的费用,加上二天义工的处罚,还有上一年的情绪管理课程,事情才解决。可是姗蝶从此再也不理睬兰蒂,只要兰蒂稍稍声音一响,姗蝶就会用报警来回应兰蒂。不久兰蒂从姗蝶的体检报告中得知,她十三岁的女儿已经不再是处女了,同时又听到女儿学校里同学传来姗蝶在外面还是经常与吉米约会。

为了不让此事再恶化下去,兰蒂又来找我。根据美国的法律,我告诉兰蒂她并不能阻止姗蝶和吉米来往。等到姗蝶十八岁后,姗蝶可以跟吉米去任何地方,而父母那时已经没有监护权了,接下来事情会变得更糟更棘手。最后他们听了我的建议,就是她和先生辞去美国的工作,全家搬回台湾,以此来彻底摆脱这个无赖。

一段时间后,我接到了兰蒂从台湾寄来电子邮件。她说她们回到了台湾过了半年的平静生活,可是就在几天前他们发现那个吉米又跟着去了台湾。不过,兰蒂接受了上次的教训,与我商量后,迅速稳妥地报了案,最终把吉米驱除出境,兰蒂一家终于可以安全不受骚扰了。

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到,在美国,未成年人认为自己的权利或人身受到侵害,只要她(他)求助法律,执法者会迅速採取行动,用强制性措施来制止侵害者进一步侵犯。可惜的是,年轻的人总是有一头热的冲动,姗蝶以为眼前的欢愉激情是真爱,而把爱她保护她的母亲送进了大牢并逐出家门,害苦了视她如命的母亲。而她的母亲护女心切,却无意中触犯了法律,兰蒂的那一个耳光不但没有打醒无知的女儿,反而把自己打入了大牢。此事体现出美国执法者对人权的保障与尊重,它看似荒谬,却也足以引以为戒。无论我们在哪里,对于当地的风土民情和法律,应该要花心思搞清楚才不至于酿成大祸。

注:本文作者任职于美国律师事务所,本文由真实案例编写,为保护当事人隐私,人名地点皆经过修改。人物性格和案情经过,若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(下)(寄自加州)

 

围观: 523次 | 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