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商时报社论安倍经济学为何被唱衰?

时间:2020-01-14 作者:

 

社论-安倍经济学为何被唱衰?稍后再读
 04:11
 工商时报19日社论--安倍经济学为何被唱衰?全文如下: 
 
 最近日圆启动另一波贬值走势,安倍经济学的成效,也再度引发外界热烈议论。

 2012年安倍晋三接任日本首相后,推出了包含大胆宽鬆货币政策、弹性财政政策以及成长战略的三支箭政策。由于经济出现复甦迹象,让安倍内阁享有极高的支持率,自民党也在去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获得多数席次。然而,2013年下半年经济成长率不到1%,显示先前的顺势似乎出现停顿的迹象,今年第二季甚至衰退6.8%。日经225指数也在去年年底触及16291后,至今年9月初累计下跌4.9%。资深日本经济观察家R. Katz甚至在今年7/8月号的《外交事务》双月刊以「巫毒安倍经济学」为文,警示其前景堪虑。

 其实,目前所施行的安倍经济学,与原本各界的认知是有落差的。具体地说,原本的设计是想治癒日本经济的箇疾,如通货紧缩、人口老化、政府负债高、企业投资不足以及劳动生产力偏低等。初期,透过宽鬆的货币与财政政策,一方面解决通缩问题,另一方面催生日圆贬值,使企业能从濒临亏损转为获利,进而提振投资意愿,甚至增雇劳工,以便解决长年名目薪资负成长的窘境。如此一来,安倍的支持度必将水涨船高,从而凭藉累积的政治资本进行艰辛的结构改革,让日本迈入第三支箭的成长战略领域。

 但是过去一年,每当安倍面临需要展现决心,并以消耗政治资本的代价来推动结构改革时,他都却步了,一次次地流失得来不易的良机。回顾去年6月第一次推出第三支箭成长策略时,2013年上半年日本经济成长率高达4.3%,安倍的支持度也如日中天,可惜当时安倍在推出成长战略的政策方向与框架后,就致力于7月举行的议会选举,改革方案的细则就这样给搁置了。

 另一个错失的机会发生在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係协议上。市场投资人对日本于2013年7月宣布加入TPP谈判后均乐观看待。因为加入TPP不但可以重振日益下降的出口竞争力,而且透过开放市场竞争,亦能迫使国内厂商生产更具效率,提高生产力。然而经过一年,日本仍不愿意在白米、牛肉、猪肉等五项农产品关税让步,让美、日的谈判触礁,甚至已经影响到TPP的上路时程。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日本与欧盟正在进行的经济合作协定上,因为双方对于汽车与农产品的协商没有进展,而呈现停滞状态。

 在陷入以上的困境后,安倍政府终于呼应去年的框架,于今年6月对第三支箭成长战略提出更详细的政策规划。新的成长战略涵盖三大政策面向、11类政策方向。对比OECD于今年4月对日本所提出的政策建议,包含提高妇女就业率、降低劳工以及教育的分配不均、降低市场竞争障碍、维持日本产品的国际竞争力、加强创新、进行农业改革、推出环保政策及发展地方特性;以及IMF在今年7月对日本提出提高妇女与老年人及外国人就业、增加风险性资金的提供管道、实施综合性的公司治理改革、放宽农业及国内服务业的管制、加速TPP的签结等政策建议,新的政策方向与两国际机构的建议几乎相仿。因此,就这次的改革方向来看,安倍确实已準备打破日本过去的封闭习惯,朝着竞争开放的路线前进,透过强化竞争提升效率。

 可是,政策方向虽然正确,但一些具有争议性的政策内涵,如劳动市场存在过度依赖兼职劳工的结构性问题,却依然无解。之所以如此,主要係日本劳动法规太过严格,因此厂商几乎无法在景气下行时,自由地裁撤正职劳工,导致泡沫经济破灭后,企业倾向雇用安置相对具有弹性的兼职劳工。儘管他们多具有高学历,但因为流动性太大,因此企业几乎不愿意花心思培训,导致兼职劳工从一出社会就开始消耗自身的人力资本,劳动生产力无法有效提升。有鉴于目前兼职劳工占比高达38%,问题若不解决,长此以往还会加剧人口老化的趋势。资料显示,日本30岁左右的正职劳工,有70%的人会结婚,但同年龄的兼职劳工只有25%。解决兼职劳工问题,可调整终身僱用制,或主导立法让企业对于兼职劳工与正职劳工尽可能同工同酬;但新的成长战略中,仅揭示明年将讨论如何让企业有弹性调整正职员工方案,却无实质对策。

 同时,安倍所提出来的新政策版本,尚有许多棘手的问题亟待解决。包括外国劳工的引进等多数政策仍在研拟阶段,且兼职劳工方案依然尚未定案;涉及宣示开放产业限制的TPP谈判也还呈现触礁状态。不过,安倍所提出的新成长战略,毕竟是一种正向发展,倘若政策落实,长期日本经济依然有望重现生机。但前提是,安倍必须展现其政治魄力,强力推动难免争议的结构改革政策,才不会打坏一副好牌。

 

围观: 442次 | 责任编辑: